找了“田保姆” 融资不再苦

  “老凌担保,我拿到了15万元的贷款。这些钱,我准备用来买种晚稻的农药、种子、化肥,另外再添置几台农机,准备‘双抢’。”6月23日,从融兴村镇银行拿到“绿农兴义贷”贷款后,水稻种植大户万惟水喜不自胜。他说的“老凌”,是江西省绿能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凌继河;“绿农兴义贷”,是凌继河以“田保姆”的身份担保,与安义融兴村镇银行合作推出的一款金融信贷产品。当天,19名与绿能公司签下了“田保姆”合作协议的种粮大户拿到了总共285万元的贷款,解了早稻未收、晚稻备耕时的“用钱”难题。

  今年3月,种粮大户凌继河与300余户水稻种植大户签下了3万余亩“土地托管”服务协议,协议内容不仅包括为种粮大户提供农资购买、农机作业、粮食烘干回购等服务项目,还包括以自身担保,与安义融兴村镇银行合作推出“绿农兴义贷”信贷产品,解决种粮大户贷款难。

  种粮大户万惟水在安义县鼎湖镇西路张家村流转了576亩农田种水稻。今年年初在县城按揭了一套房子后,手上的流动资金不够用了。眼下正是早稻还未收割、晚稻农资又要筹备的节骨眼,“焦头烂额”之时,绿能公司与村镇银行推出的“绿农兴义贷”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种植户舒敏厂是宜春市奉新人,在安义县鼎湖镇柏树村况家村小组承包了540亩田种水稻。因为是外地人,家里的房子又在农村,多次向银行申请贷款都没有着落。“种田不怕累,就是借钱苦。往往忙了一大圈,到头来发现是白辛苦。”舒敏厂向记者感慨道。今年,得知绿能公司可以为周边大户提供融资贷款服务,他第一时间与公司签了服务协议,定下了这个“管种管收还管融资”的“田保姆”,也因此成为当天第一批获得贷款的种植大户之一。舒敏厂高兴地说,“找了‘田保姆’,借钱不再苦。”他计划年底再流转200亩田,扩大种植规模。

  据了解,“绿农兴义贷”是安义融兴村镇银行为支持绿能公司做大做强量身定制的一个金融产品。凌继河说,“绿农兴义贷”业务是专门为签约种植农户推出的惠农贷款政策,申请贷款的农户无需抵押,便可轻松拿到贷款,而且贷款月利息比商业贷款少了2厘左右。

  “田保姆”给种粮大户担保贷款,其中风险有多大呢?凌继河告诉记者,公司之所以有底气担保,是因为公司相信农户的田交由公司管理之后,依靠公司的水稻种植技术、农机服务能力以及产前、产中、产后的全程“保姆式”服务,可以有效规避种植风险。农户只要能收获粮食,就有能力偿还贷款。此外,公司还为签约农户的农田购买了政策性和商业性双重水稻种植保险,如果发生灾情,每亩最高可获得800元的赔偿。

  经初步核实,该矿凌晨下井进行巷道安全检查的8人下落不明。 安监总局称,6月19日夜间至20日凌晨,贵州省黔西南州义龙实验区(原兴义市顶效镇)普降特大暴雨,突发山洪,造成纳省河水位暴涨,导致兴义市纳省煤矿工业广场被淹没,洪水倒灌入井。 据了解,该矿为私营企业(设计生产能力15万吨/年、生产矿井),隶属贵州省神峰矿业有限公司。目前,受灾情况正在进一步核实中。 灾情发生后,安监总局一是要求相关司局派员赶赴现场

  开皮卡、穿皮鞋,脚不沾泥、手不碰水,黑龙江省北安市赵光镇种粮大户廉金生颠覆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传统农民形象。目前建有800平方米的智能育秧大棚100栋、900平方米智能催芽车间1栋、900平方米智能育秧车间1栋,可为周边5万亩水田提供优质种子、工厂化育秧、机械插播、机械收割等全程社会化服务。

  ”北安市现代农业标准化水稻示范基地负责人李富强说,农业生产方式的变革,得益于农业社会化服务水平的提升。 李富强告诉记者,该基地是黑龙江省“两大平原”现代农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旱改水”项目,由政府整合涉农资金这一转变的背后是社会化服务水平提升给农业生产带来的变革。 随着农业社会化服务水平提升,一些种粮大户、合作社已经不再满足于自身的种植水平,聘请了一些有多年种稻经验的“老把式”给自己当“管家”,让职...

  “去年粮食大丰收,我收了100多万斤中稻,一开始贵些,越搁越便宜,前年一斤能卖1块3毛多,去年价格掉了1毛多。”安徽省一位种粮大户说,他本想把粮食全卖到国有粮站,可一般要排五六天的队,“时间等不及,最后仅卖给粮站30多万斤,其余的都通过小粮贩卖掉了,价格又被压下去不少。” “丰产却不增收”并非个案。

  事实上,由于粮食价格下跌,种粮收益下降,再加上去年种植时偏旱,不少种粮大户减少了种植面积。”谈及去年以来种粮者面临的严峻形势,王翠芬、黄明贵等人认为,粮食价格不断下降,种植成本居高不下,长此以往必然会打击农民的种粮积极性。

  “去年粮食大丰收,我收了100多万斤中稻,一开始贵些,越搁越便宜,前年一斤能卖1块3毛多,去年价格掉了1毛多。”安徽省一位种粮大户说,他本想把粮食全卖到国有粮站,可一般要排五六天的队,“时间等不及,最后仅卖给粮站30多万斤,其余的都通过小粮贩卖掉了,价格又被压下去不少。” “丰产却不增收”并非个案。

  小年轻不爱干,地里50岁以下的人一个没有,一般都是60岁左右的,70多岁的也不少。就这样,人还不好找。”王翠芬说,“合下来,一亩地种两季成本在2200元到2400元之间。” “有的大户2014年赔了,2015年又赔了,2016年再赔肯定就顶不住了。去年就有若干退地的。剩下俺这几个能扛住的,就跟老百姓协商,把流转费用降了降,有的村降了50斤麦子,有的降了100斤麦子。”王翠芬说。

  如今,除了他自己流转来的300多亩水稻,郑继华还帮助周边500多亩稻田提供育秧服务,而散户只需偿付每亩110元的育秧费即可。这样一来,每年郑继华需购置一千多斤种子。 大户如何购种?郑继华告诉记者:“一个电话,轻松搞定,市里种子公司就会优先供应。不仅价钱一斤比经销商要便宜两三块,而且品质有保障,纯度、发芽率、干湿度都很好,后期服务也能跟上。

  “新三板+H”模式落地为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揭开新篇章,为提升新三板市场管理水平和能力带来机遇。

  港交所与股转的合作可参考沪港通、深港通的模式,预计今年6月7月将出现首批合资格三板企业上市。

  现在企业拟IPO热情下降了很多,大部分企业对于是否要冲层保层保持着顺其自然的态度。

  A股和新三板作为多层次资本市场核心组成部分,并购重组逐渐成为上下互通、有机联系的重要纽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