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1亿美元新一轮系列融资!微脉裘加林分享“

  今天(6月20日),是浙江大学管理学院举行2019届毕业生毕业典礼的日子,正当魏江院长祝福毕业生之时,“前方”又传来了好消息——浙大管院校友企业“微脉”今日正式对外宣布完成新一轮系列融资,融资金额达1亿美元。

  本轮融资由IDG资本领投,千骥资本、经纬中国、元璟资本、源码资本等老股东跟投。据悉,这已是微脉在成立不到四年的时间里,拿到的第四轮融资。

  而微脉的创始人&CEO,正是浙大管院MBA优秀校友裘加林,“互联网+医疗健康”行业的领军人物。

  去年6月,为促进产学研“合作、互补、共赢”,以推动中国医疗健康行业发展,浙江大学管理学院与微脉签订了全面合作协议,双方将在人才培养、创业项目助力、产学研等方面开展多种形式的合作。

  (相关链接:持续开放办学,浙大管院携手微脉!医疗管理MBA学员“福利”多到不能停)

  微脉,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以城市为单位、连接所有医疗健康资源,为用户提供预约挂号、在线咨询和问诊、全流程支付、病例及健康档案管理、处方外配和药品配送、远程诊疗等一系列服务的本地一站式医患服务平台。

  按裘加林自己的话来说,“微脉有点像三四线城市的微医+好大夫在线+支付宝”。

  据悉,如今的微脉已覆盖了全国17个省份,合作城市70余个,合作医院近千家,用户超千万,服务覆盖超1.5亿人口,十万名医生在平台上提供各种医疗健康服务SKU。

  而未来,微链将进一步打造本地化医疗健康服务入口,加速互联网创新医疗服务布局。为此,微链方面表示,本轮融资将重点用于三个方面:

  一是继续扩大在本地化医疗资源上的优势,加快城市布局,拓展合作城市和医院;二是持续驱动创新服务升级和技术迭代,并以打通医疗服务闭环为目标在“创新医疗健康服务运营”上进行突破;三是继续完善和打造更专业、更高效的人才梯队,完善业务板块。

  “创业,找到自己喜欢的事业,这样心不苦;做自己擅长的事,这样心不累;懂得创业不可一蹴而就,成功更是低概率事件,这样心不躁;不苦不累不躁,创业才是享受。”

  去年5月,裘加林曾受浙大管院科技创业中心(ZTVP)创始主任郑刚邀请,作为主讲嘉宾回到母校,为学弟学妹们分享了创业经验。他在演讲中表示,一个人,一辈子,做好一件事,为城市的医疗健康而服务,对他来说是一种享受。

  第一个30年是私有制到国有制的改革(1949-1978年);第二个30年是国有到民用的改革(1979-2008年);第三个30年就是2009年至今,他认为,这是民用到民有的改革,产权意识从这个阶段开始深入人心,人们开始自发自主创新。

  所以,90后的同学正处于一个好的时代,那些已经从国有公有轨道拉到纯市场轨道的产业,相对较难创新。

  相反,那些还留在原先国有工作轨道的产业,恰恰就是可以大量创新、大量改革、大量打破的。

  对于互联网+的创业模式,裘加林有他独到的见解。他认为,互联网+的真谛,是把整合的服务机构拆分为单独的服务机构。

  比如,原先我们到百货大楼买衣服,衣服的售点是集中的。而淘宝把售货员从里面拆出来;共享单车的创新点在于把自行车的拥有权和使用权拆分,让使用者只享受使用权。

  再如,滴滴打车是把集中的出租服务从出租车司机拆分到私家车司机身上,然后使用创新的互联网技术改变原始运作模式;而网约车的出现则让全国每天4500万的打车人次,提升到了7500万次,这就是互联网+创新的力量。

  裘加林认为,医疗行业市场会超出所有人的想象。从数据上看,全国人民光是每年看病的支出就超过3万亿。

  10 年前,医疗对互联网不开放,大家通过论坛沟通,于是形成了医生和医生间、医生和患者间的沟通平台及社群,但这些与医院和数据都无关。

  七八年前,医院对互联网开了一扇小门,于是出现了预约挂号。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众多地方性挂号平台及挂号网,此外,也出现了一些帮助医院搭建掌上医院的服务公司。

  它们的特点是与医院有关、与数据无关,因为并没有同医院的数据、支付进行连接,服务单位是医院。

  这种模式以城市为单位,而不是医院。在线上不仅可以实现挂号,还可以实现就医支付、医保结算、报告查询、处方查询、接诊医生线上咨询等功能。

  它不仅与医院有关,也与数据及支付有关,这种模式连接本城市大部分医疗资源,基于医疗健康大数据,为本地百姓提供精准的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

  “这个模式是微脉开创的。”裘加林说。很多以预约挂号服务为主线的平台在成立时,医院还没有向互联网企业开放,但如今政策开放了,这些挂号平台为何难以过渡到微脉模式呢?

  裘加林说:“两者看似相似,但底层逻辑和架构完全不同,这还包括医院商务 BD 的重构,这些挂号平台很多都只是一个悬在空中的基础架构,而我们是落地的。”

  当前的医疗服务构建大都基于“用户和医院”的连接,而新医疗服务的理念则是基于“用户和医生”连接,真正做到“以患者为中心”,以家庭医生模式,开展连续、精准、信任的个性化医疗健康服务。

  微脉基于医院来重构医患连接,一方面以医生为载体帮医院构建粉丝群;另一方面提高了医生的自主服务能力,拓宽了医院服务能力的边界。

  曾经有一个Z市的初二男生成绩比较差,十分自卑。当时他患有严重抑郁症,但他缺乏自信,不可能到医院挂号找心理医生,他父亲也不愿意带他去看。

  后来他萌生了喝农药自杀的想法,恰好当时微脉在当地推广。他在决定自杀前从微脉上找到Z市人民医院心理科主任,花了十块钱咨询医生。

  自此,裘加林意识到很多医疗健康问题是医院无法解决的,同时也感觉到社会上还存在着大量地无助者。“你接触了这个领域就会发现,其实有很多需求仍未被满足,患者没有合适的就医渠道,由此导致的结果也非常恶劣。”

  因此,裘加林便坚定了要把微脉发展成“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医疗健康数据服务商”的决心。

  而这样的目标,也给了他源源不断地创业动力,使得他在引领中国互联网医疗健康产业发展的路上不断冲刺,努力创新,才有了今日之“微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